flag

專訪 - Mark Weir 重新上路

Dec 21, 2014
by Ian Chu  

「登山車」在運動界已經存在超過三十載,而Mark Wier在越野賽、下坡賽、enduro比賽已經有22年。在這些年,Weir贏得了各種稱號 - 大部分是可以寫出來 - 而其他部分則不太適合。那些敘述Weir鐵人般耐力與原始人生活風格的故事,成為他之所以成為傳奇的元素,同時他感性的一面也常被流傳。Mark Weir散發出來的力量來自更深層的內在。他對追尋的目標一定毫不保留地付出。他的言談誠實,在聽似隨性的語詞之下,卻是銳利的觀察與謹慎的回應。22年來在山林中騎乘,讓他有許多時間與自己的思緒獨處。如果問他一個問題,他會回答出他的想法。不管是什麼尖銳的話題,Mark都會正面以對。

單刀直入的誠實、對平庸的零忍耐度、令人稱羨的騎乘技術,這些都形塑了這位最有價值的「野地實戰」測試車手 - 這是他職業生涯最常擔任的角色。其實Weir的職業登山車選手生涯,在一次詭異的意外後幾乎終止。那次他與其他人試圖將路上一棵倒塌的橡木移開時,他被這棵倒木輾過。經過了六個月坐在輪椅上與使用拐杖的生活,這位WTB/Cannondae車手戰勝傷勢,重新回到車上。我們問了Mark一些問題,也聊了未來的展望。



bigquotes讓我坐上XC車,我絕對會比路還兇。

你出賽登山車賽有多久了?

好像有一輩子了。大概在1992或93年參加了第一場比賽。

你好像是全世界最好心的人,但是家裡卻燒掉了。你還被一棵倒樹輾過之後送醫。你從未在Downieville耐力賽贏過冠軍。你到底在年輕的時候做過什麼事,招致這些懲罰呢?

我想這是因為我有太多好家人與好朋友。我的人生有好幾段是專心一致,卻又有好幾段心神不寧。我沒法告訴你最愛哪一段。為何我會被樹輾過?我不知道。為何我家會燒掉?那是因為我粗心大意。為何我沒有贏過Downieville耐力賽?那是因為我不太在意XC賽。但你知道嗎?如果採用新的計分方式,我大概就已經贏過一兩次。但說真的,誰在意啊?有次在加州Napa舉行的世界單速車錦標賽,我拿下第二,那是最高興的一次。我老婆Suzie叫我不要因為這樣去刺青。有了好老婆,就是好人生。

在你從被橡樹輾過的傷勢中復原時,你有沒有想過自己可能再也不能騎車?

從沒這樣想過!被輾過的當下我就知道我會再騎上車。我只是不想失血過多。非常幸運躲過一劫。

你如何在私人的土地上,建立出一套個人的林道系統?

那是好朋友Bart的地,我跟他同年。第一次是跟兩個朋友一起去。我的姊妹跟他的姊妹當時是好朋友,那次我自己被晾在一邊。因為這樣不得不跟Bart成為朋友?誰知道?隨著時間過去,也漸漸有越野機車進去騎。現在我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那邊。在那邊你要騎多快就能多快,因為會出現在路上的只有可能是隻小鹿。像是Bart一樣的那群人,Marco、Ben、Jason幫我建立了這個地方。沒了這個地方,在Marin這裡很難找的到飆速的路線。

你覺得今日的enduro賽,最好與最壞的一面是什麼?

我很難說今日的enduro有哪裡不好,這項運動受歡迎的效果,讓我得以延展在這項運動的職業生涯。但是決不像多年前我在法國Fred Glo的比賽那次。我想應該是這項運動快速的發展讓我有這樣的感覺,因為我總是從最草根的觀點看待它。在某種程度上,有時人們已經忘記真正的enduro精神,其實是在路上騎車的單純樂趣 - 而不是你為完成比賽感到高興。我真的不覺的路線不應該只被那些有著高超技巧並且膽量十足的人喜愛,如果這是有道理的話。好處是你可以幾乎一年到頭,每個週末都可以找到一場enduro比賽,然後就可以上路了。

身為選手與這項運動的代言人,在過去這麼多年四處旅行,哪個地方任你覺得最難忘,那次是誰跟你一起騎?

是在Marin的The Day La:97英哩的泥土路。用低座管(那時還沒有伸縮座管)的Ellsworth Dare狠狠騎完一萬八千英呎爬升;40齒大盤 - 那次騎了18個小時。那次有十五個人,但是最後只剩五人。完整的故事就要去問問其它人了。像是Kevin Frank、Ben Capron、Mike Cushionbury他們都沒能完成。哈哈哈!Frank的褲子可能太緊了,我不確定。又或許他們騎的是Specialized,這很有可能。那是我騎過最難忘的一次,毫無疑問。

Mark Wier and Jerome Clementz test riding Cannondale Triggers

bigquotes 我真的不覺的路線不應該只被那些有著高超技巧並且膽量十足的人喜愛,如果這是有道理的話。好處是你可以幾乎一年到頭,每個週莫都可以找到一場enduro比賽,然後就可以上路了。.

說說身為一家之主,如何以騎車維生?

就像是美夢成真。有時到處旅行感覺不是很好,尤其是像現在我想多跟家人在一起。但是腳踏車與贊助商帶給我的,我知道一切都不是理所當然。看見兒子Gus在車上,面對讓他害怕的狀況時拿時的眼神,這是其它東西都無可比擬的。他讓我看見騎車的單純,看見什麼是自由地騎車。因為一場意外,今年變得很不一樣。在我被樹壓到之後,我聽見了一直想聽見的話:Cannondale跟WTB說:「不要擔心,你就好好休息一年不要比賽跟旅行。就做你最想做的事 - 好好享受自己騎車的感覺。」

在我不需要輪椅之後,那就是我在過去四個月之內做的事。這是幾年來最快樂的時光。不需要鬼扯、不需要GPS記錄路徑、不需要比賽,就只是跟幾個朋友一起騎車,我真的感覺到自由。我已經不記得上次有這樣的感覺是什麼時候。我總是為了某個目的騎車:一場比賽、一趟旅行、一張照片、一支影片。我一整天就單純騎車,什麼目的也沒有。我很感謝有一群人支持著我,沒有他們,我沒辦法像現在這樣。



bigquotes我覺得WTB新外胎產品線,是推出
過最好的產品。我現在已經不會帶內胎
出門。

你在WTB的職稱是什麼?每天的工作內容又是什麼?

上一版的舊名片,行銷經理Sain Zaffke幫我準備的,上面寫著:「硬漢」。我從沒修理過誰,至少在身體接觸上的程度沒有,從來就沒有職稱敘述。但是我知道「強硬」跟「愚蠢」有時會有交集 - 我跟你說,交會的那一刻很痛。我想領導公司產品方向是我擅長的。如果什麼產品很爛,我絕不會手軟。但是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的職稱,你應該去問Jason Moeschler,然後讓我知道。或許我會接受Steve Blick的職稱:「最好的工作」。我跟WTB一起工作已經快要二十年。做過所有事:銷售、行銷、比賽、研發,但是現在我只做交辦的事情。他們不會要求太多 - 那裡是我第二個家。現在他們最困難的挑戰就是不要把東西都弄的那麼酷。現有的市場還不能接受那樣的東西。在WTB工作的人,是我見過最有熱情的人。


你在WTB協助開發的產品中,讓你感到最滿意?

新的外胎產品線讓我感到最滿意。現在由Josan Moeschler帶領的測試團隊,給出來的意見真實反應在設計上。我覺得WTB新外胎產品線,是推出過最好的產品。我現在已經不會帶內胎出門 - 就只帶AKA遙控車用的外胎膠。我的備胎就是外胎。


說說你現在的車,感覺怎麼樣?

現在大部分都騎Cannondale Jekyll。上面有Super Max(lefty,左撇子前差)650b輪徑 - 我敢說這是我騎過最好的組合。我想這是你要親身試過才能了解的。這很不一樣,對許多人來說,要真的體會必需經過一番掙扎。但是只要他們有機會看過Marco Osborne或是Ben Cruz騎過,他們就會比較好了解。對啦,不管他們騎什麼車,都可以騎的很快。這台車的性能很多樣,95mm到160mm即時調整行程功能,讓它成為騎乘者的好朋友。

我組車是以強度為考量。決不會用輕量化的東西,總是使用超過一千克的外胎。因為脆弱的零件或外胎損毀而停下車,那感覺超差。今日的單車科技能讓你表現最積極的騎乘方式。這樣的零件選擇讓我騎的更放心。如果不是這樣,我可能已經成了另一個人。讓我坐上XC車,我絕對會比路還兇。

在過去你參與的這項運動也正經歷深遠的改變。那段時期你覺得最享受?你對登山車未來的發展看法是什麼?

我必須說:「如果沒有過去,你就沒有未來。」看看Ben跟Marco為他們自己在這項我最愛的運動中創造的自己的一條路,這是一輩子我感到最滿足的 - 不管是不是在車上。在他們還是小孩時,跑來我家敲門,要來騎壓抬場 - 這些傢伙是我的好朋友,不單單只是生命中的一部分,他們是我的家人。這一切發生,大家就同住在一個小鎮上,又是同一團隊,每次想到這件事就會讓我嘴角上揚。現在在街尾就要有個新的登山車公園,在這邊的生活又會有些改變。經過幾年辛苦的開設,在擁擠的Marin郡裡爭取登山車權益,我已經等不及看見它完成,投身其中。

Mark Weir and Marco Osborne

bigquotes
Waylon Jennings說過一些名言,其中一句讓我很有感覺:

「每個明日都取決於今日付出的愛。」

我想這是看待人生的好觀點。一個人是沒有辦法完成這些事的。

點擊觀賞更多專訪影像


@Cannondale, @WTB-Marketing, @Royal-Racing




6 Comments

  • + 1
 每個明日都取決於今日付出的愛.
  • + 1
 good
  • + 1
 the rise of enduro!
  • + 1
 终于看得懂了
  • + 1
 Well sed. I have no idea

Post a Comment



Copyright © 2000 - 2019. Pinkbik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v65 0.017974
Mobile Version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