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g

透視 SRAM

Mar 16, 2015
by Ian Chu  
bigquotes許多在這裡工作的人都有能力在保時捷或是福斯汽車找到工作,但是選擇在這裡的這些員工,是因為他們都熱愛單車。Chris Hilton


隨著時間過去,SRAM位在Schweinfurt的傳動研發中心,在單車運動已經佔有核心位置。SRAM最早是在1980年代末期,從芝加哥開始,而傳動系統部門則起源於更早的1895年。Ernst Sachs與Karl Fichtel在以他們命的德國南部小鎮製造球狀培林與花鼓。兩年後他們開始製造飛輪,到了1911年,他們擁有大約七千名員工。隨著時間過去,Sachs將注意力轉向汽車與機車的傳動系統與車架,單車部門在這家大公司裡變得很小。在大西洋另一頭的SRAM了解到,Sachs對傳動系統超過百年功夫將對公司的產品有極大的幫助,所以在1997年併購了Sachs的單車部門。

你可以從合併後的產品看出來公司整併的痕跡:那就是SRAM 9.0 SL後變速器。在合併之前,SRAM製造9.0後變速器,而Sachs有自己的Plasma變速器。將結合後之後的產品放在手上看,你會看見兩者合而為一的設計 - 有SRAM的走線與Sahcs的關節設計,工程師們取了兩邊的優點,製造出優異的產品,就像在2012所看到的XX1套件。我們訪問Berhard Johanni,對於過去這段時間推出成功的產品 - 即便已經待了二十年之後他還是打趣的說「我應該是知道一些有用的設計,所以他們才沒炒我魷魚。」大多數老員工,坐在大樓裡的某個角落擔任他們的角色,都很自豪已經在SRAM服務了十五年 - 這是一個早在合併之前,那超過一百年的傳動系統技術早就深植於這間公司的表現。這間新併購的公司,需要一棟新大樓,又因為所有從Sachs購入的重機具都在Schweinfurt,所以顯然這裡就是最佳的地點。所有SRAM內部傳動系統的專家,通通集合在這一個新建的屋簷下工作。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談到Schweinfurt就只說這些,那就太可惜了。在這項運動裡,要把幾個人的想法轉變成全球性的機構,是件難事,尤其要整合這麼多人的腦袋。在這樣小規模運動中,要將一家經營成功的公司拓展為全球性的機構,這聽起來非常大膽。我們自然可以想像,會計師會多麼忙碌於處理每天的貨運,讓這台大機器順利運行。

「許多在這裡工作的人都有能力在保時捷或是福斯汽車找到工作,但是選擇在這裡的這些員工,是因為他們都熱愛單車。」傳動系統產品經理Chris Hilton是這樣形容在此工作的人。你必須退一步看,想想德國的經濟環境。德國無疑是西半球機械工程的龍頭。正當美國汽車工業才從一個困境出來又掉進另一個時,他們已經是第一個走出2008金融海嘯的國家。福斯、寶馬、賓士這些廠家都是工業界領導者,當歐洲蹣跚前行,不管歐元區還有什麼問題在前頭時,德國或多或少都是領著整個歐洲前進。簡而言之,現在是在德國當個工程師的好時機。只要你願意,總有錢讓你賺。但是在單車產業,錢並不是那麼好賺,在這個產業從來都不是。選擇在單車產業工作,那意味著與投身主流工業界工作比起來,你將少了好幾千甚至好幾萬歐元的收入。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有人會選擇留在單車產業工作只有一個原因 - 熱愛單車。這聽起來老生常談,但這在許多零件幕後英雄心中的信念常常被遺忘 - 尤其是對傳動系統,你不常察覺它正在安靜的運作。大多時候沒有人會問:「誰設計了這個角度?」他們沒見過Matthias,也沒看見他拿著剛從實驗室切削出來的飛輪時,臉上興奮的表情。他精心完成的設計就是你讓你每天視為理所當然的工藝。他的精準手藝與細膩心思,讓你能夠順暢變速。又或是Robert,在二十年前就加入Sachs,他還留著在九零年代自己設計的Quartz後變速器在桌上。他笑著跟我們介紹他的心血,在過去些年他專注在後變速器上。他基本上除了變速器之外,什麼也不碰。他對設計的堅持沒有隨時間逝去。他拿出最新的設計,離完美又更加接近。再看看經銷商客服中心,那邊有幾個二十來歲,身上帶著刺青的大漢,大聲地放著重金屬音樂,每天處理在德國超過250件的訂單。

但登山車界,我們都想像工程師都在車庫裡工作。都把他們想成有點宅,有時很激動,腦子裡都是新點子。當SRAM擴張成為全球性的公司時,大家往往會忘了就是這樣一群人開始了這間公司。在今天這群同樣的人還是在公司裡,在Schweifurt遇見的這群人,感覺就是那樣。


當決定把一個構想完成為產品時,計畫就交給負責那項零件的專業團隊。那邊有大盤團隊、飛輪團隊、變速器團隊等等,每一種他們生產的零件都有一個團隊 - 這裡的每個人只專注在一項零件。研發一開始都是建立在已知的知識上。就像最近他們發表的直鎖式大盤,他們就先從傳統大盤開始出發。他們知道對應的曲柄應該長得像怎樣,它在周圍應該要有標準數量的齒數,他們就從這樣的資料進行原型製作 - 然後研發就從外型進入性能,在強度、重量上調整。改進設計的過程中,就開始尋求最極限的數據 - 最輕的重量、最強的強度,最後再從這兩者中取得平衡完成。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一旦完成設計後要開始測試,就會進入原型實驗室。這裡就是所有SRAM在1997年之後,所有傳動零件被形塑的地方。當我們說到工程師需要哪些硬體資源去做事時,那可是一件大工程 - 在這裡完全不需要土砲,幾乎所有製程中的步驟都可以在此完成,只是比量產生產線小一點。在這裡工作的大部分員工年紀比較大,他們有著多年機械經驗,秉持最高標準工作。他們對待機器的態度很有趣,在一台好像從展覽會場剛搬過來最新的精密CNC車床旁邊,你會看見旁邊有幾台五零年代的車床,甚至是1928年的鑽孔機。這都顯示出德國工藝的精隨 - 即便經過快一百年,這些機器依然健壯好用。除了功能顯而易見的機具外,有些我們完全不知道是要拿來幹嘛。像是0.25mm金屬線鋸,是用來處理那些對CNC或是EDM車床來說太細的精準切削。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有些原型在進入下一階段之前,會需要工程師的意見回饋。飛輪就是個好例子 - 鏈條在飛輪上變換的動作,一部分是科學,一部分則是藝術。要讓它正常工作,你需要一連串複雜又互相配合的變速斜面與凹槽。斜面可以使鏈條順利拉往更大的齒片,凹槽則是用來承接變上來的鏈條與容許鏈條往下變速。但是要讓飛輪柔順地變速,那就是一件需要絞盡腦汁的工程。這些齒片上的紋路,必須一直重複,並且在不同大小的齒片之間對齊,這樣在整個分輪上的變速才會連貫。在機具上由手帶動,在飛輪上首先標記記號,當成變速凹凸紋路的起點,然後每個斜面與凹槽再經由手工車在飛輪上,測試一下,然後再刻劃一紋路,這樣一直測試下去,直到每次變速都是順暢為止。這樣做到底有多困難?看看XX1計畫就會知道。原本的構想是9 - 36齒飛輪組合,但是後來發現在9齒的齒片上難以得到順暢變速與耐用的紋路。所以後來就用了10齒的齒片,並且將整個齒數分布往更多齒數移動。然後手工車好的飛輪就拿到樓上去,用電腦構圖建模,下次就能用機器自動生產。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一旦原型準備好之後,就在「電驢」上進行測試。名字的出處是從一個不太好翻譯的德文笑話而來 - 但是這名字還是滿貼切的。測試目的很明確 - 你必須知道你要測什麼參數。比如想要知道像是4X選手在賽道上強力加速的狀況下(登山車版本的電驢在我們參訪時不在公司裡),曲柄承受多少力。收集這樣真實世界的數據,他們就能知道在控制全部外在變因的實驗室裡,需要下哪些參數,進行不斷重覆的測試。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研發團隊知道他們想要取得哪項餐資料時,就會把原型零件拿下樓到測試實驗室。在開始測試之前,會先將零件放在手搖的曲柄上試試看,確定基本功能正常 - 每個部分都能配合運作嗎?能變速嗎?有沒有掉鏈?確定一切正常之後,就將零件放上測試儀器測試它的極限。他們想知道:它能正常運作多久?我們能在哪個方向施多少力?鏈條能承受多少力量?出現損壞時,是如何損壞?損毀是每個人都會想到的大問題,如果測試手續正確,零件安裝無誤,大多不會看見太戲劇性的損毀。但是所有的零件都一定有損壞弱點,而設計的過程是在強度與中兩之間取得平衡 - 比方說,他們有辦法製造出無法摧毀的大齒盤,要看你是不是你真的很想在曲柄上面裝上一塊一公斤的金屬片。從損毀中學習,最重要的是在控制的條件下出現。當我們參訪時,他們正在進行安裝在XX1曲柄的直鎖式齒盤受力測試。根據ISO標準,曲柄與齒盤必須要能承受1500牛頓的力量 - 因為SRAM內部的標準遠比ISO還要高,所以他們加上去的測試力量足足是三倍之多。測試結束後,曲柄當然不會是直的,齒盤也嚴重變形,但是沒有任何一個零件破裂,鏈條還是掛在齒盤上。如果這發生在真實世界,這讓你在飛起來重重落地之後,還能安然無恙走回家,但是你絕不會看到碎裂的碳纖曲柄與斷掉的齒盤 - 這就是最重要的區別。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要了解在測試過程中,零件發生哪些變化,那就要進到測量實驗室。事實上在進行測試前也會送到這邊,先進行一次基準測量。藉由顯微鏡、3D建模,還有敏感到吹口氣都會產生重量變化的電子磅秤,他們能夠了解到底在測試過程中對零件產生那些影響 - 比如,利用顯微鏡,他們能看見測試過程對材料起了哪些影響。測量取得的資料再被送到設計小組,與3D模型和有限元素模擬分析數據比較,以決定下一步應該是哪個步驟。到這步為止的程序會一直重複,直到他們他們覺得與當初計畫開始設定的目標一致時才會停止。一邊在實驗室進行測試,在戶外也同時進行實際騎乘測試。因為這些工程師跟那些測試儀器一樣精確,他們知道將原型裝將上車騎上林道是不可取代的測試方法。不同的原型也會一直進行測試,所有在壽命之內所取得的數據將回報到實驗室之內,最為品質管制數據 - 這是為了確保日後售出產品品質,跟他們在實驗室設下的標準一樣。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當工程師做出符合設計目標標準,兼顧重量與強度考量得原型後,原型就會送到工業設計團隊。這個部門的人員,就像那些心中只有「功能性」考量的工程師一樣優秀。身為消費者的我們,當然希望花了錢之後拿到的是精美的零件。或許工程設計團隊最佳的設計例子就是XX1後變速器。在發表之時,SRAM秀出來的是量產前的原型 - 有很多稜角、幾塊被切削過的鐵塊組合而成。就功能性而言,他跟你在人家車上看見的產品幾乎一模一樣。但老實說,你願意在花了時間金錢養的車子上,裝上這麼一個「樸素」的後變速器嗎?而工業設計團隊會在工程的基底下加上性感的元素。他們的工作就是在冷冰冰的金屬塊上,勾勒出優美的曲線與顏色。他們說XX1後變速器的工業設計,Audi R8是靈感發想的最大來源,這乍聽之下有點可笑,但是你真正看過最後成品與影響它的靈感來源之後,你就能了解他們將汽車上的設計融入後變速器上。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等到外觀確定之後,研發流程就會離開Schweinfurt,來到台灣SRAM的基地。在這裡開始預生產與量產。研發的過程很花時間 - 與現有產品都不同,全部重新設的XX1後變速器,從2011年二月計畫開始,直到2012年八月才公諸於世。如果你的車上用的是SRAM傳動系統,不管是後變速器、變把、飛輪或是齒盤,就是這些人設計出來的。這就是他們如何研發出你使用的零件。

SRAM Drivetrain Development Centre Schweinfurt visit January 2015



1 Comment

  • 2 0
 这才是匠人的精神。赞!

Post a Comment



Copyright © 2000 - 2019. Pinkbik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v56 0.017321
Mobile Version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