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g

世界攀岩車冠軍 Vincent Hermance 專訪

Jan 27, 2016
by Ian Chu  
經過了一周在台灣的密集旅程,從台中工廠到花東拍攝,最後經過北海岸回到台北,攀岩車世界冠軍 Vincent Hermance 準備搭機返法。原本在搭機當天早上還想在台北拍攝,但是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攝影團隊、Leo、台灣車友阿哲與孝權、Vincent 跟父親 Dom,一群人仍然不想錯過這最後的機會。「我不太想全身濕答答去機場,然在大廳拆車裝車箱。」眼見雨勢不減,Vincent 最後只好不甘願地這樣做出決定。在這離台前的幾個小時,我跟 Vincent 聊了有關他的冠軍歷程,還有到底如何父親 Dom 與他從最開始的單純熱情到現在創立 HASHTAGG,將自己的理念實現在所有攀岩車的每一個零件上。在今年底我們將會見到第一台從車架、煞車甚至是外胎都專屬攀岩車的 HASHTAGG 成車。


phtoto OCD Production https www.facebook.com AnOCDProduction
phtoto©OCD Production


首先請你先自我介紹一下

我是 Vincent Hermance,三十一歲,來自法國,住在巴黎附近,已經騎攀岩車二十年。大概在二十歲的時候開始了攀岩車職業生涯。去年是非常好的一年,再次拿下攀岩車世界錦標賽冠軍。很久以前就開始很想來台灣,因為我們的事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這裡,所有的產品都在這邊製造。還有 Leo 是我的好朋友,很想來看看他。我們覺得如果過來應該計畫一些事,所以除了來看工廠之外,還做了一些旅行,拍些東西。在工廠有拍一些影片,還有為了推廣攀岩車運動,在台中舉辦了當地的攀岩車交流賽。雖然攀岩車在台灣不是主流運動,但是我們覺得應該為這個運動做些什麼事,當天比賽有很多台灣當地的選手參加。整個旅程還有台灣的選手陪著我們,這是個很好的經驗。


phtoto
phtoto©林恆畲


這是你第一次來台灣,但是你應該常常四處旅行。身為一個攀岩車世界冠軍,你的生活是像怎麼樣?

是的,這是我第一次來台灣。我們常常跟廠商通電話,但是以前都沒來過,真是太瘋狂了。我們為了展會跟攀岩車的推廣活動常常四處旅行,所以旅行對我來說是生活的很大一部分。每天的日常生活有多時間在訓練,我想在單言車專業上,我進行了非常多訓練。我一週有六天訓練,其中五到六天做重量訓練,除了在健身房外,還會練習柔道、拳擊還有其他格鬥技,這些對心肺都很有幫助。每天有兩段訓練,其中一段是在車上訓練。這就是我每天的生活。從去年九月開始,我開始了自己的公司代理 HASHTAGG 的產品在歐洲販售,這是訓練之外的另一個重心。當然還有到處旅行。


phtoto
phtoto©林恆畲


你的父親 Dom 是攀岩機車的玩家,你之所以成為攀岩車職業選手,想必很大是受到他的影響。

我大概是十歲還是十一歲的時候開始騎攀岩車,買了第一台車,然後第二台、第三台。我們並沒有很滿意能買的到的零件,所以爸爸跟我決定自己做車架,當初這個在法國製造的車架只是為了要做出合用的東西,但是大家都很喜歡。那就好吧,那就來小量生產試試看。一開始做了五台,後來十台,於是就成立了 KOXX,還滿成功的,那是很好的車。後來爸爸把他的股份賣掉,那時遇到些問題,是段艱苦的時期。我還是 KOXX 贊助的車手,但是公司後來還是倒了,我得找其他長期贊助商。我第一次想真的騎「自己的」車。雖然可能找到很好的贊助,但我想這不是我要的合作方式。因為以前跟 Leo 一起到處旅行比賽,總是在想如何把車改的更好,有很多瘋狂的點子,就實際試試看。大多時候試的效果不好,但是有時很棒,那就會更改生產設計。所以我的零件設計點子,幾乎都是在平常的談話裡面聊出來的,那真的很棒。我很想保持這樣的工作方式,我相信我們還能給攀岩車帶來新東西,所以我們改變了生產方式。現在,公司設在台灣,很倚重 Leo 的經驗,重點放在高標準、高品質上。目前還沒有很多東西,甚至沒有自己的攀岩車成車,我們不要公模的零件。在我們的車上,只會用自己開發的零件。現在除了外胎之外,所有攀岩車上的零件我們都有了。我們甚至有自己的油壓煞車系統。公司已經開始兩年,遇到很多挑戰,但是都運作的很好。我們專注在能做出最好的產品,做原型、測試、生產。這是非常好的經驗。


phtoto
phtoto©林恆畲

你的職業生涯中最大的成就是什麼?對你有什麼意義?

當然是攀岩車世界冠軍,因為這是我小時候的夢想。能三度成為世界冠軍是很棒的一件事,第三次的冠軍應該是最好的一次。在 2007 年第一次拿冠軍之前已經騎了很久的車,我很想要奪冠。拿到之後又覺得再拿一個吧。所以第三次拿到冠軍隊我像是紅利一樣,這是我最大的成就。在這期間跟我爸爸還有 Leo 合作還有經營公司的事,能把 HASHTAGG 的產品帶到市場上,真的對攀岩車運動有影響,所以 HASHTAGG 的事業對我也是一大成就。


phtoto OCD Production https www.facebook.com AnOCDProduction
phtoto©OCD Production


你在 2007 年拿到世界冠軍後到 2011 年之間的成績看來,似乎有些低潮,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的職業生涯大致分成兩個時期。第一段大概是在 2005、2006 年到達顛峰,但是沒拿下世界冠軍,到了 2007 年才完成這一個目標。當時的我技術水準有瓶頸,其實有些選手的實力比我好。我想要更上一層樓,但就是沒辦法做到。我重先檢驗了自己的技術,完全改變了原來騎車的風格,我換了教練,換了騎車的方法。主要是移動的時機,我變得把動作時間拉長,不是只用蠻力,轉變成用上更多身體協調動作,注意移動時機、更好的平衡與重心位置。這是很大的改變,所以花了很長的時間。2008 跟 2009 可能是最低潮的時候。在 2010 年又重新開始,有新的動力,但是眼前的挑戰很大,不過那時真的太累了。直到 2013 年才又拿下第二個世界冠軍,這是一個新成就,新的開始。從那時開始我的技術一直在演進,因為如果沒有一直前進,那選手生涯的終點就不遠了。現在我三十一歲,我還沒感覺到這是最佳狀態,應該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現在很有動力。在 2007 年到 2013 年間,我一直無法奪冠,因為當時一直在改變自己的技巧跟持續進步,還有因為世界錦標賽賽程只有一天,比賽一翻兩瞪眼,我可能是最好的選手,但是沒在那天發揮出來。現在三年內拿到兩個冠軍,我覺得很棒。


phtoto OCD Production https www.facebook.com AnOCDProduction
phtoto©OCD Production


2012 年你也用 20 吋的攀岩車出賽,只有一年而已,為什麼這樣做?

因為我覺得有點無聊。從 2000 年開始,對手總是 Kenny Belaey、Gilles Coustellier 這些老面孔,場上總是跟他們比賽,我想要新挑戰,想跟不一樣的人比賽,同時也想有新技巧。換不同輪徑的車可以看到不一樣的東西,學到新技巧。像之前講的,我改變了訓練方式,技術變得比較穩定。那就看看如果換上 20 吋輪徑的車會怎麼樣。就在世界盃第一分站前一個月,我想好吧就用 20 吋的車,過了一個月我贏了比賽,這真是很瘋狂。第二站我又贏了。頭兩場比賽都拿下冠軍,但是後來就停止奪冠了。我在世界錦標賽拿下 20 吋組別銅牌,這是在騎上 20 吋四個月之後的事,這感覺很酷。後來就轉回到 26 吋輪徑,因為我覺得有趣多了。那段騎 20 吋車的時間幫助很大,讓我在 2013 年又拿下 26 吋組世界冠軍。


phtoto OCD Production https www.facebook.com AnOCDProduction
phtoto©OCD Production


如你所說世界錦標賽老是那幾個老面孔跟你比賽,攀岩車在世界上真的是個很小的圈子嗎?

這的確是個小社群,但重點是一代一代的推進。在我之前的高手那一代,大概維持兩三年顛峰狀態,然後又有下一代車手出現。每次都是這樣大概兩三年就會有一代新人出現。大約從 2002、2003 年開始,我跟 Kenny Balaey、Gilles Coustellier 形成領先集團,沒人能挑戰我們的地位。老實說這對我們是很好啦,但是對這項運動並不好,因為需要新血加入。這不是我的錯,我只是做最好的自己,我並不會因此改變。但是最近從 2013 年開始,英國的車手 Jack Carthy 嶄露頭角,他現在十九歲,他是擁有最好純攀岩車技巧的選手。終於有我們之外的人出現,不是西班牙,不是法國,從歐陸之外出現,這事件很好的事。這對我是新動力,因為能面對新對手、新挑戰。之前我講過或許去年的世界冠軍頭銜是最棒的一次,因為 Kenny Balaey 前幾年重心放在推廣活動上,但是去年他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比賽上,全心準備世界錦標賽。Gilles Coustellier 也還在他的最佳狀態,還有新出現的 Jack Carthy,所以去年真的是很大的挑戰。 我們這四位車手間的拼鬥非常精采。

雖然攀岩車社群很小,但是現在有便利的網路世界,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很容易上網看其他高手的技巧,知道這個圈子發生哪些事,學習更多讓自己更強的技術。網路有很正面的影響。但是也或許是壞事,以前我們是整合在「登山車」這個大分類之下,但是現在漸行漸遠,獨立有自己的交流平台。但是更好的是我們是一個純正的運動社群,我們需要自己的認同。像在 BMX 裡,他們有自己圈子的風格,下坡圈子也是。而現在攀岩車圈子也漸漸有了自己的樣子,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網路在社群認同上幫了大忙,但是我們仍然需要讓外面的人了解攀岩車,像現在我們進行訪問,到不同的國家旅行都是很好的機會。攀岩車在法國已經有好多年的歷史,新鮮感漸漸喪失。我們這次大老遠來台灣,看到很多當地的選手,像在其他各國也一樣,我會盡一己之力讓攀岩車運動更成長,而我們有都有責任這樣做,因為這是很小眾的運動。


phtoto OCD Production https www.facebook.com AnOCDProduction
phtoto©OCD Production


最近我們看到一些從純種攀岩車演變而來的騎乘方式,像是 Danny MacAskill 跟 Chris Akrigg,對於這些新興的騎法,你有什麼看法?

我很愛這些騎乘風格,這對攀岩車運動是個機會。這是不太一樣的東西,但是他們能展現出攀岩車技巧如何能讓你騎的更屌。現在有純攀岩車競賽與街頭攀岩車兩種面相很好。街攀在影片或照片裡看起來比較吸引人,但是我個人愛好的是在車上那種需要高度純種攀岩車技巧的感覺,這是我的挑戰。其他人的挑戰則是如何能拍出新風格的影片。這是不同的挑戰,但是最底的基礎是相同的,這樣很好。不僅僅只有比賽或是只有影片任何一種單一面相,這讓更多人會想嘗試攀岩車。如果有人想比賽那就去比,如果想要多一點樂子,也可以有不同的騎法。沒理由不試試看攀岩車吧?


phtoto OCD Production https www.facebook.com AnOCDProduction
phtoto©OCD Production


你對台灣的攀岩車社群或是新手有什麼建議?

這題很難!攀岩車不是個容易入門的運動,你需要有很大的決心。老實說,我找不到比在車上更愉快的時刻。這個運動在每個面相都很競爭,技術上、體力上、心智上都一直在演進。我唯一能告訴所有騎士的話是,你現在能在車上做到的技巧,你能做的更好,然後還能再更好。當你越來越好,相對壓力就會越來越大。攀岩車不是你花一點點功夫就會有明顯回報的運動,你必須一頭栽進去,百分之百投入。然後會得到令你愉快的回報,那種感覺世界上沒什麼東西比得上。

我想看別人的影片是不錯的方法,尤其是對那些當地社群很小的騎士門而言。這能讓你思考必須做什麼才能更強,還有想想該怎麼做。除了看影片之外,一群人聚在一起練也很有幫助,彼此敞開心胸練習,可以看看別人出了哪些問題,別人也可以幫你看看。還是要再說一次這個運動需要完全投入,收獲總會到來。不管是誰都要玩點攀岩車,這能讓你有最直接的車感,跟車合而為一。這是騎攀岩車最棒的體驗。


phtoto
phtoto©林恆畲


最後你還想說些什麼?

很感謝台灣的攀岩車社群,讓我感受到非常熱情的接待。感謝 HASHTAGG 讓這次台灣之旅成行,還有台灣當地車手的協助。現在我即將帶著在這裡獲得的許多動力回到法國,希望能一直帶著這趟與台灣車手分享的能量繼續下去。

謝謝你接受採訪!

也謝謝你。


Vincent Hermance


http://hashta.gg/trialworld/


3 Comments

  • 2 0
 非常棒的訪問,感謝!
  • 2 0
 受益匪浅!

Post a Comment



Copyright © 2000 - 2021. Pinkbik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v42 0.008432
Mobile Version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