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g

高點的視野 - Santa Cruz CEO Rob Roskopp專訪

Dec 25, 2013
by Ian Chu  
Rob Roskopp

bigquotes忠誠是我最重視的。與我共事的人都知道這點,並且給予尊重。這在我的成功裡佔了很大一部分 – 沒有忠誠,你將失去一切。

Rob Roskopp是Santa Cruz單車的創立人與老闆,他也是個很好的騎士。他是個直言不諱的人,尤其是講到他的單車。認識Roskopp二十年來,他從來都沒有用業務的口吻跟我說過話,同樣他也希望我這樣對他。在他的團隊裡也可以找到這樣直率的氣質,從位在Santa Cruz的工廠到世界盃Syndicate車隊都一樣。Roskopp全心為家庭付出、在商場上兇狠拼鬥、對他信任的人死忠、仔細評估策略風險、果斷做出決定。只要搞清楚誰是老大,就會有雙方彼此的尊重產生。Santa Cruz這個公司整個散發出來「要做出好車」的氣場。這是必然的,要不是如此,真不之如何解釋,這樣一小間辦公室成立的品牌,經過二十年來許多逆境的奮鬥後,成為主宰世界盃下坡的車隊與國際知名品牌。 - RC


- Santa Cruz photo
你以前是Santz Cruz這個滑板牌子的職業選手,那是當時最火的牌子。是什麼東西讓你決定從平順的事業,跳到充滿不確定性的登山車市場?

在滑板生涯末期時,我重新發現了單車。在1987年買了第一台登山車,然後在1990參加第一場比賽。感覺上癮了,後來就參加越來越多的比賽。在那段期間,我想通了下一步要怎麼走。我晚上上課,白天在Santa Cruz滑板公司上班。合夥人同時也是我多年的導師Rich Novak,我在他身上學到有關商業的所有東西。我也把Rich拖進登山車世界,他有天問我是否有興趣成立Santz Cruz單車這個品牌。這聽起來是個好主意,我做了許多研究。當時雙避震車才剛剛起步,似乎是最好的切入點。從那時起,我將Mike Marquez納入計畫之中,找到一個當地的車架設計師Tom Morris(我們第一支車架Tazmon的設計者)。我們讓Control Tech造了頭100台車,事業就這麼展開了。頭一批車交到我們手上時,Hans Heim(Keith Bontrager的前合夥人)加入團隊,就像他們說的:「接下就是新歷史了。」

你的第一台車Tazmon,是台三英吋雙避震,當時硬尾車是王道,雙避震車的出現引發了一波反對聲浪。回到當時,假設我們隱身在一旁偷聽,你們討論為何以雙避震車作為切入點,以及如何著手去做的內容會是什麼?

說實在,這是最合乎邏輯的一步棋。我們幾個人大多有些機車相關的背景。Mike以前是職業越野機車選手,Tom有許多越野機車的經驗,就像我一樣。我們對雙避震車都有一致的看法。那個時候許多公司都在實驗不同的雙避震設計 – 有的可行,有的不可行。我們採用來研發的設計很直覺,很好理解,並且有很好的表現性能。直到今日,單轉點的避震設計還存在在我們的幾款車上。最一開始我們就發現轉點位置是一切的關鍵,但是其他人還不知道,就是我們的優勢 – 這樣設計出來的車子運作的極好,到今日也一樣。

Santa Cruz Tazmon
Tazmon是Santa Cruz的第一台嘔心瀝血之作。Santa Cruz photo

bigquotes我永遠都記得把第一批車拿到車店裡,當那些店老闆看見下管上印著「Santa Cruz」時的表情。他們納悶問到;「你們不是做滑板的嗎?」

一開始打著「Santa Cruz單車」的牌子或許很有用,但是所有剛起步想打入單車市場的新設計,都會遭遇到許多困難。什麼開始你覺得Santa Cruz開始有一席之地?告所我們有關你覺得「好吧,我們真的是家單車公司了」的那一刻。

你說的對也不對。那時大家是從滑板認識Santa Cruz。我永遠都記得把第一批車拿到車店裡,當那些店老闆看見下管上印著「Santa Cruz」時的表情。他們納悶問到;「你們不是做滑板的嗎?」我們回答:「是阿,那是我們的姊妹牌。」他們剛開始很懷疑,覺得我們根本不懂怎麼做單車,是在亂搞,更不用說是雙避震車了。但是一旦他們試了車,觀感馬上就變了。我們開始將試乘車送到想要合作的經銷商手裡。我們就是這樣開始的 – 一台一台開始 – 到全世界。然後接到一些雜誌裡的好評,生意就起飛了。

老實說,直到今年四月,搬到新的辦公室之前,我不覺的回頭看看想起哪一刻,我敢說我們是間真的單車公司。當搬家完成之後,整個感覺很真實 – 在整整二十年之後。整個旅程就是奠基於我們想要做出最好車的熱情,還有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而不是為其他原因。現在我們有支夢幻的隊伍Santa Cruz Syndicate。的確,這是生意,但是最重要的是,這也是我們的熱情。我們就是喜歡做出令人驚艷的車。

哪一台車是Santa Cruz的里程碑?

我想每一台車都或多或少扮演了一些角色。我們從沒做過連自己都不想騎的車,除了一台,Roadster…我個人是不會再去騎公路車。對我來說,就是不好玩,路上還有危險的車輛,最重要的是,無聊。我需要有挑戰性的地形,充滿石塊的林道,那是我要去的地方。

我個人喜歡、覺得是里程碑的幾台車有:Tazmon、Heckler、Superlight、Bullit、Chameleon、Super 8、V-10、VP-Free、碳纖Blur XC、碳纖Nomad、Bronson,還有Juliana車系也讓我很爽。

Santa Cruz original factory
Santa Cruz總部在過去二十年裡跟滑板公司為鄰,在這個不起眼的工業倉庫裡營運。Santa Cruz Photo


Santa Cruz里程碑:Bullit(上)是早期長行程林道
車之一 – 後來演變成全山地。原本的Blur LTc採用碳材
是因為高強度考量,而非是想減輕重量–V-10的設計也
是同樣的道理。碳纖Tallboy是Santa Cruz的第一台29吋
大輪,後來又有長行程的LTc版 – 兩台都廣受歡迎。
Bronson是Santa Cruz的第一台27.5車。全碳纖的V-10
是許多下坡騎士引頸期盼的車。


Santa Cruz因為只出品鎖定在幾種用途的車,忽略掉其他可能輕鬆賺錢的種類,你怎麼解釋這個策略?

這終究跟我們想騎什麼車有關,我們有偏好的風格,我們不諱違背它。

我記得你跟我強調過,你不會出29大輪車。隔了一年,當你的員工將一些大輪徑的車曝光時,你很不甘願地改變了你的說法。

對,當時我是這樣說。或許是當時我們試過的每一台29吋車都很糟 – 當那個時候當我們騎過每一台覺得應該不錯的車後,不單是我個人意見,都覺得不行,後來幾乎把整個計畫都取消掉。我們花了很多時間確認Tallboy將是一台好車。29吋車上的機械動力原理跟26吋車很不一樣。但是我們找出了這個差異性,至於成效如何,車子自己會說話。我們還是推出了一個好產品,不管是什麼輪徑。輪徑不太重要。現在消費者有更多選擇,找到他們最合用的車。產品的表現才是關鍵。

當Santa Cruz一開始發展時,你與員工間很像是一個大家庭。後來Santa Cruz成長為國際品牌後,你無可避免地要從老大的角色轉換到執行長。你可談談在Santa Cruz轉型期間,你面臨到什麼樣的挑戰。

你說的對,這是無可避免的事…必須這樣發展,但是我覺得現在在公司還是有家庭的感覺。我們做事方式會有一些不同,這很好。這一路上有很多挑戰…管理公司成長事一個,不想成長太快,也不想太慢,必須找到平衡點。找到這個平衡點是最困難的事,除此之外,管人也很挑戰。關鍵是要有個立場堅強的管理團隊,我們就有一組人。其他的挑戰還有運送,這大概是我們這一行做難做好的一件事。過去三年間,我們已經有了很多進步,但是今年又有點出岔,因為我們沒預期到對新品有這麼多訂單。但是已經加緊處理,必須這樣做。
我想真正的大挑戰還沒有出現。

Santa Cruz堅持將成車的組裝與運送中心留在新設立的總部。你為何決定要把最後一步檢視車架與組裝留在自己手邊,而不是像其他牌子一樣外包到其他海外工廠?

這樣做有幾個原因:彈性、品管、客製化。大多數寄送出去的車都經過客製化,因為我們就提供這樣的服務,所以把組裝留在這邊就很合理。我們做的是最高端的產品,這個位階的產品,顧客會想要不同的選擇,不同的組合,更多客製化的可能。

Santa Cruz在2000年九月買下的VPP的專利權,那是登山車的黑暗期,幾乎所有廠牌都或多或少都捲入一些避震設計的專利紛爭之中。對那時狀況做些評論嗎?

那是我們進入業界六年。我感覺到應該需要更好的東西。我一直以來都想要做出做好的產品,所以開始試一些不同的避震設計。我問過Neal Saiki,當時的工程師,他覺得當時最好的設計就是Outland VPP。在不知道這間公司的背景之下,我找他們接洽。最後終於找到他們,拿了幾台車試試。當時我將選項縮小到兩個,另一個是Maverick。顯然地最後我們買了VPP,這是考量整體表現與實用性之後了決定。在VPP上可以設計出全系列的車,但是Maverick的系統就比較侷限,一種避震器本身是車架支柱的系統。這樣的系統很難設計出下坡車。Maverick系統騎起來非常棒,但是VPP在整體上有較高的型能/應用價值。

New Santa Cruz Factory 2013
Santa Cruz在2013搬到隔壁鎮的新總部。在這裡Santa Cruz將組裝與運送流程優化,並且將所有營運項目統一在一個屋簷之下。Santa Cruz Photo

不像其他專利權持有者,Santa Cruz選擇跟競爭對手Intense單車成為合作夥伴,一起研發。為何Santa Cruz這樣做?

我們因為Intense的聲譽而選擇他們。VPP重回戰場必須在市場上造成衝擊。我們的工程師先設計出轉點位置,然後交給Intense,Jeff就用他的藝術天份收尾,就是這樣合作。我們一直都扮演幕後工作,但是一台車的核心設計是我們完成的。這個系統有很大的潛力,但是Outland在那個方便資源不足,所以設計出較差的轉點佈局。我們已經在這個系統上花了好幾年功夫,這真是個好系統。我們的轉點系統是業界最好的,不信你去問車店的技師。

你的贊助計畫感覺起來非常有創意,像是盲眼騎士Bobby、Cedric Gracia,還有All Ride訓練營 – 這只是幾個例子。Santa Cruz Syndicate車隊感覺好像是個研發與展示車隊 – 現在變成世界盃場上最受到歡迎的一支勁旅。這樣的策略似乎奏效,但你有完整個贊助計畫嗎?還是Santa Cruz是伺機而動,有好機會才出手?

我向來都不喜歡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我喜歡跟有個人特色的人合作,Bobby是個不可思議的人 – 看看他一生的境遇就會了解我說的。Bobby永遠都是面帶笑容,儘管身體承受著極端的病症。這輩子沒見過比他更正面的人。我無法形容他這個人有多棒。

還有CG – 下坡場上的搖滾明星。純粹腎上腺素成癮者。絕佳的車手 – 不管在哪一種項目。一個瘋狂,但是私底下卻又很謙虛的人。他的車迷都愛他。

成立Syndicate車隊是我個人的熱情所致。我這一輩子都在比賽,冰球、BMX、滑板、雪版、登山車。我不喜歡把單人運動說成是團體運動,它就不是。原本開始車隊有各種不同項目的車手:下坡、自由騎、馬拉松。但是Syndicate開始演變成我關注的焦點,那就是下坡車。在今日我們還在演變,加入了Enduro。我跟許多偉大的車手合作過:Nathan Rennie、Kirt Voreis、Cameron Zinc、Jamie Goldman。而今日我們的車隊有史上最好的車手:Steve Peat跟Greg Minnaar。還有寵物鼠男孩Josh Bryceland,具有潛力與未來的車手。

Syndicate是一個家庭。我都是這麼一直這樣看待它 – 它也如此運作的很好。我帶著家人到很多地方。我們的關係很近。不管是比賽或是平常,我們相處的都很自在。我想要謝謝一些人讓這成真:我的妻子Lepa Kathy、Doug、Jason、Ricky Bobby、Tom還有Santa Cruz的所有成員,感謝你們的分享,one life!

Rob Roskopp跟Cedric Gracia。Matt Wragg photo

忠誠似乎是Santa Cruz大家庭裡的主調。許多員工從第一天就幹到現在,而公司也會將員工或車手一直留著。這樣的哲學背後有什麼原因?

忠誠是我最重視的。與我共事的人都知道這點,並且給予尊重。這在我的成功裡佔了很大一部分 – 沒有忠誠,你將失去一切。

你是個滿厲害的騎士。跟Peaty、Greg還有Josh一起騎車是什麼樣?他們會在路上逼你嗎?還是就讓你?

哈!我現在是個老人了,所以我要小心一點。跟這些傢伙騎,我已經不像以前那樣,但是也不會讓他們佔我便宜。在過去我受過很多傷,我已經學到教訓了。

Steve Peat Greg Minnaar and unidentified chillun
兩位世界下坡冠軍正花時間幫未來的冠軍準備車輛。Kathy Sessler photos

bigquotesSyndicate是一個家庭。我都是這麼一直這樣看待它 – 它也如此運作的很好。

你的家庭生活如何與Santa Cruz的事業並行?家人也分享你對單車的熱情嗎?

他們從第一天就是如此。Lepa跟我常出去騎車。騎登山車對她來說是個紓緩的方式,也是她的熱愛。小孩們偶而才騎,但是他們喜歡跟車手們一起旅行。他們很享受過程的樂趣。就像大家說的:「每個成功的男人後面,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

告訴我們如何一夜之間就把26吋的設計換成27.5吋?是什麼原因讓Santa Cruz做出這樣的變更?

其實原因就只是因為我們要做出最好的產品。27.5吋比26吋好要更好一點點,這讓我們有可能設計出更好的車。就是這麼簡單。我們會用任何方法做出最好的車。這就像是工具箱裡的另一個工具 – 用就對了。

Santa Cruz從一開始就砸下重金在尖端的鋁材設計上,同時自從Blur XC開始,也不斷推進碳纖材料技術。在Blur XC上,你從鋁材轉換到碳材,這之中你學到了什麼東西?

就像我說的:「使用能做出最好產品的工具。」產品性能是關鍵,並且要做出品質最高的單車!碳纖是目前最佳的材料,能夠做出最輕卻最強的車。

大家知道Santa Cruz會進行一些極端構想的測試,是要取得將來的優勢。像跟Enve合作的碳纖輪組就是個例子。如果可能,告訴我們一些開發中的產品,進行的順利或不順利。



要是不犯錯就無法前進,這就是學習的方式。你必須承擔風險。跟Enve合作的風險最後成功了,對雙方都是。這是在車上眾多零件,最能增加表現效益的一部分。還有不要掀了自己的牌。哈!

回頭看看Santa Cruz的過去,你對踏入單車產業有沒有什麼遺憾的地方?有沒有在過去哪個時間點,你但願自己選擇了另一條路?

完全沒有。這是段精采的歷程。我覺得自己的人生充滿幸福 – 我的家人、朋友、事業。絕對不要回頭看還想「如果」,「要是」,「應該」- 這並不健康。我沒有遺憾。

展望未來,將來有沒有什麼Santa Cruz將面臨的挑戰?

業務成長總是一個難題。所有都關乎執行 – 時限。

你最驕傲的成就是什麼?

我的家庭、婚姻、小孩 – 還有一個小計畫:Santa Cruz Syndicate車隊。


9 Comments

  • 2 0
 steve peat!!!! ^^

cheers from Taipei Taiwan
  • 1 0
 Ian 的翻译让我们准确的了解这些信息。赞!
  • 1 0
 看见老朱,看见米饭周,yeah~
  • 1 0
 关注PINKBIKE的中国爱好者们,我们能一起做点什么吗?
  • 1 0
 很好的中文訪問 ~ 我也是Santa Cruz愛好者
  • 1 0
 谢谢
  • 1 0
 你的翻译
  • 1 0
 又上了一課,謝。

Post a Comment



Copyright © 2000 - 2020. Pinkbik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v56 0.008989
Mobile Version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