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從頭:Kona 這一票人

Jun 27, 2016
by KonAisa  
從左到右: 創辦人 Jake,資深設計師 Dr. Dew,創辦人 Dan,產品經理 Pat,生產及品管經理 MO。


Kona 的總部位於華盛頓州的 Ferndale 小鎮外的高速公路旁,一座不起眼的倉庫。外面沒有招牌,甚至連大門都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大門。打開門後,進入眼簾的是隨意掛在牆上的泛黃舊照片、比賽的獎盃或是紀念品、不同年代的經典車款、還有型錄、報章雜誌剪貼等等,融合成一幅主題為 Kona 的巨大抽象拼貼畫。接著你會看到偌大的倉庫,燈光打在這個空間上的所有物品: 紙箱、打包好準備運出的棧板、隨處放置的腳踏車,跨越時空的海報、古早年代製造的紀念品等等,從這些蛛絲馬跡,你可以判斷,這個地方應該某種關於登山車的博物館。這裡甚至保留的 1997 年生產的 Stinky circa 的原型車、還有 1995 年份的單速 HumuHumu、還有1992 年的硬尾車 Fire Mountain,我們還看見了一台傳說中的致命武器 Kona Z-Link 前叉。

Kona 的歷史,可以追溯自1988 年,甚至如果要追根究柢起來,胚胎期應該是在 Dan 跟 Jake 在同一家車店工作的那個時期。他們都曾經在一間位於溫哥華的車店工作過(這一間車店目前仍然在營運),他們臭味相投,決定自己出來開一間腳踏車公司,要來生產一些具有強烈北岸風格的腳踏車,然後如果順利的話,也許還可以賺不少錢。他們找到了來自加州的 Joe Murray 擔任他們第一任的設計師跟產品經理。那個時期,正是登山車開始熱門的階段,越來越多的登山車被設計跟製造出來,也有越來越多的人與登山車運動陷入熱戀。基於地理優勢,北岸的特殊地形跟氣候,還有當地騎士的騎乘"瘋”格,督促著單車公司去設計更能夠在這個上上下下、在石塊與濕滑的樹根上起舞,還有無懼於離地飛行的車種。Kona 所設計第一台車,可以說是由北岸雨水所孕育出來硬尾鋼管登山車。接下來另一款可以騎士踩著弱腳齒比騎上山跟高速衝(飛)下山,配備有三個齒盤的長行程前後避震車,緊接著問世,這也就是世人所熟知的自由騎風格以及車種。自由騎的風格,成為 Kona 的金字招牌,也成就了 Kona 的底蘊,但是世界在進步,Kona 也跟著進步,因應市場的需求,他們開始設計各種款式、類型、材質的腳踏車。所以不管你是哪一種騎士,都可以在 Kona 的產品線中,找出一台適合你的車,從星期一到星期日,春夏秋冬,一年四季。

我們來到 Kona 辦公室,與公司裡的幾位核心分子,也可以說是元老級人物,促膝長談,聊這 20 年來 Kona 的歷史以及對未來的展望。這幾位分別是創辦人 Dan 與 Jake,資深設計師 Dr. Dew,產品經理 Pat,生產及品管經理 MO。

• Dan 與 Jake 於 1988 年創立了 Kona,第一任設計師兼產品經理 Joe Murray。

• Doug Lafavor 小名 Dr. Dew於 1990 年 7 月加入 Kona。

• Steve Peat 於 1994 年的英國騎著 Hei Hei 鈦車架參加下坡賽。

• 歐洲合夥人 Jimbo 於1995年加入,Kona 歐洲現為全球最大的部門。

• 備有三齒盤的 Stinky Dee-Lux 為第一款為自由騎量身訂做的車款,5吋後避震行程,於 1998 年開始量產。

• 擁有8吋後避震行程的下坡車款 Stab Primo 於 2000 年開始量產。

• Fabien Barel 騎著 Stab Supreme 贏得 2005 年度的下坡車錦標賽冠軍。

• Graham Agassiz 暱稱Aggy 於 2008 年加入Kona 車隊。

• 26” 輪徑的碳纖維越野公路車 Konas 於 2011 年問世。

• 碳纖下坡車 Operator 於 2013 年問世。


是甚麼原因讓你們決定創建 Kona?

Jake:我們那時還在讀書,同時在車店打工,我們作過技師、銷售人員的工作,Dan 在St. Louis,我在卑詩省,我們都待過 Rocky Mountain 這間公司,我同時也是創辦人之一,Dan 後來在那裏做銷售經理。在我們離開後,我們心想要做自己的品牌,我們都曾經在車店工作過,在車店工作期間,我們接觸了很多產品,有好有壞,遇到壞的產品時,我們心裡便會想,我要做一個比這更好的東西。

後來我到 Marin Bike 工作,在那裏認識了 Joe Murray,同時期,Dan 跟其他人創建了一間公司叫 Brodie Bicycle。因為當時 Marin 在加拿大才剛起步,所有的事情都一團亂,所以我忙得沒有時間去想之前的理想。後來 Joe 對我說,我們三個人一起來開一間公司吧,我們一定可以做出好的產品,這也許就是最後一哩路,我們決定放手去做。

Dan:Joe 從美國搬到溫哥華,他很喜歡這裡的氛圍,很多新奇跟令人興奮的事物,他跟著 Dewey 還有土生土長的北岸的男孩們,去騎了北岸,後來又認識了 Brodie,當 Joe 的加州風格,遇上粗曠的北岸風格,激盪出了一些想法,他改變了原本的加州風格,做出更融入北岸風味的獨特設計。



Photo John Gibson 1998
這一張經典照片由 John Gibson 於 1998 年拍攝,主角是 Kona 的元老之一 Dik Cox 跟他的車在北岸的樹根上跳雙人舞。



你們的第一款車是在哪裡生產的?

Jake:一開始,我們分別在愛荷華州跟華盛頓州製造車架,我們也有一些供應商在台灣。一開始Kona 並不是叫 Kona,一開始的名字是 Cascade,四個月後,才改名為 Kona。我們草創初期配合的台灣工廠,一直到現在都還是我們的最好夥伴。那時候,車架在北美製造,然後再運往亞洲組裝,是大部分品牌採取的模式。在 Rocky Mountain 時期,配合的工廠在日本,加上我曾經跟 Tom Ritchey 一起與日本的工廠合作過,所以我對亞洲並不陌生,當時我意識到,全世界單車的製造重心,將會移轉到台灣。

Dan:那個時期,全世界都想買登山車,從各地都有人跟我們下單買車,所以給我們很大的動力跟機會成長茁壯,開始的第一年,我們的規模不過是一年 600 台,但是我們收集了全球各地的訂單,集中起來,一起跟工廠訂貨,再由工廠直接出貨到世界各地,這樣的 OEM 模式是我們一開始成功的關鍵。

Jake:原版的 Konas 是客製化的產品,車架是一樣的,但是可以根據不同客戶需求搭配不同零件。

Dr. Dew: 我們以前會在辦公室組裝頭管碗組,它們混在一整箱進來,後我們要分裝成小包,常常會發生少一個培林或是墊片,所以你要打開其他包檢查到底是哪一包多裝了一個零件。現在回想起來,那是個很有趣的工作(哈)。

Pat:我在 Kona 的第一個工作是拋光鈦車架,同時,我還是國家隊的選手,我要參加公路跟場地賽,還要去漁船上打工,還要去大學上課,大約是在 1991-1992 這段期間吧。後來 1994 年,我就轉做銷售工作。

Dan:我們好像都有做過拋光鈦車架這個工作吧,在早期,公司裡所有成員都是身兼數職。



在甚麼時期公司的規模開始真正的擴大成為現在的規模?

Jake:我們一直視著讓公司維持在一個穩定的成長規模,我們不想要讓公司過度擴張而難以控制。我們希望在經營公司這件事上,還能保持一些樂趣上,這是我們一開始的宗旨之一。我們希望自己能保有特色,當你變成一間大公司,這似乎無法兩全。



Kona以強烈獨特獨自由騎風格而聞名,你們當初設計時,真的是為了讓車手們拿來做這種不要命的騎乘方式的嗎?


Pat 在原版的Stab上的英姿
Jake:當 Pat 從銷售人員轉任產品經理時,他把自己的騎乘風格帶入產品:更長的行程以拿來應付下坡為主的地形,於是第一台 Stab 誕生了。我們換上三個前齒盤,就把 Stab 變成 Stinky,拿來應付北岸的上上下下。我們還設計了Chute 硬尾車,這是 Honzo 的前身。

Pat:我看到有些人把 XC 的硬尾車拿來比 4X 賽,於是我靈機一動,把 XC 車的幾何作修改,不就是一台 Trail 車?可以拿來雙人曲道,在市區也可以騎。於是我們拿著 Trail 車跑去大學校園裡的建築物跳上跳下。

Jake:我們在落腳在這個地方,剛好有著所有成就登山車運動的要素,天然的氣候及環境,熱愛運動跟永遠在挑戰極限的人們。這裡的路線越修越困難,騎士們的技術也越來越精進,他們不斷挑戰越來越困難的動作甚至說是特技,我們想要製造能夠滿足他們需求的產品,他們也勇於用我們的產品去嘗試所有不可能的動作,所以自由騎就這樣變成了我們的金字招牌。我們並沒有刻意追求這項成就,我想是我們對騎車跟熱情以及對產品開發的努力,成就了我們。雖然我們的產品銷往五大洲三大洋,基於現實,我們不得不讓我們的產品數量維持在小而美的規模,我們的公司規模及人員編制實在沒有辦法讓我們甚麼產品都做,所以我們必須專注在我們擅長的產品,然後盡最大努力最到盡善盡美。另一方面,如果我們看到了未來的趨勢,我們也會評估後決定要不要投入,比如說我們這幾年的 AM 跟 TRAIL 的產品受到很熱烈的迴響跟好評,這是我們的產品經理 Chris 跟設計師 Jack 預見的一塊不同的市場,一旦我們投入,我們就會全面動員來支持。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原則跟宗旨,也是成就我們品牌精神及產品的核心價值,我們會繼續遵循。

Pat:我當時覺得下坡車是一個新的未來,其實當時已經有其他人作出類似設計,比如 Nicolai 跟 Turner,我當時是騎著 Turner去比賽,但是我覺得車子的設計在很多方面都不敷我的需求,在重要的比賽時我卻騎著一台力不從心的車子,這讓我很沮喪,我想要有一台更符合我的騎乘風格的車子,在當時我覺得是不可能達成的,後來 Dan 半鼓勵半逼迫我,Dewey 也幫了我一把,最終我們作出了Stab 這一台為下坡而生的產品,這個產品的成功,給我很大的鼓勵,也讓我理出頭緒,明白產品經理在甚麼階段,該做甚麼事。

Jake: 我們剛好在這個登山車的搖籃落腳,Dew 是 Cove Bikes 的元老之一,Cove Bike 誕生在 North Shore 山腳下的小鎮 Deep Cove,這也是他的品牌名字來源,後來有一陣子他漸漸淡出,我跟 Dan 剛好在那個時間點想起他,我們打了個電話他,問他要不要來跟我們一起工作,他當時正在院子裡除草。他從來沒有畫過一張設計圖,沒有用過電腦,但是我們給了他一台安裝了CAD軟體的電腦,接著,他就自己摸索出一條路了。在我們公司,生命自己會找尋出路。



你認為讓員工把公司當作一個大家庭,會讓他們更有向心力跟認同感嗎?

Pat:當然,像我有時候會去幫忙卸貨跟丟垃圾。

Jake:我們的公司裡,不會像公務部門一樣,每個人都只處理自己桌上的事情,我們是一個團隊,會互相支援跟協助,作自己本分以外的一些事情並不奇怪,我們兩個(Dan and Jake)希望每個員工都是自動自發做需要完成的事情,不需要人去盯著。

Pat:業界裡有一個傳奇故事,當時公司在應徵業務人員,我們想要挖掘一些不一樣的人才,不一定要在業界有過經驗。那天,Dik走進來,想要應徵加拿大東岸的銷售人員。我們的面試還結束,他中途跑去上廁所,沒多久他從廁所走出來,問說:馬桶吸盤在哪?原來馬桶堵塞了,而他剛好進去上了大號,所以馬桶變的慘不忍睹。他拿了吸盤,清理了馬桶,還把堵塞修好了。我們當下就決定錄用他,我們欣賞這種出了包不會逃避,勇於承認跟清理善後的英雄。

Dan:我們駐外的銷售人員 Willy 的面試過程也是十分有趣:那天我進辦公室後,看到這個哥倫比亞的小夥子穿著雪褲衝進來要面試,他前一晚才在加油站工作了一整晚,他領了拿了工資,打算面試後去 Mt. Baker 滑雪,所以直接穿著雪褲就來了。我問他:你做過這種朝九晚五的辦公室工作嗎?他答說:沒有,但是我可以嘗試。在一般人眼中,他有也許有點瘋狂,但是這種不怕改變跟嘗試的態度,正是我們所欣賞的。

Pat:我看過他比下坡賽跟雙人曲道賽,所以我知道除了滑雪他還騎車,我們希望團隊裡所有人都是熱愛騎車的,這樣我們才能說同一種語言。

Dan:接下來我們讓他坐在辦公桌前的一台電腦前,教他怎麼使用,他當時幾乎無法完整輸入一個句子,所以我們多花了一點時間訓練他,當我們確定他可以面對客戶之後,才讓他上場。

Jake:MO 來自一個完全無關的產業,他以前是漁夫,也是建築工人,我們當時需要人修繕我們的辦公室,所以雇用了他。誰能想到現在他一年幾乎有大半的時間都在亞洲的各個工廠檢驗產品跟監督生產,以確保產品能準時出貨。



bigquotes身處在這一塊得天獨厚的環境,讓我們有機會設計並且製造出適合北岸獨特路線及騎乘風格的登山車,自由騎的封號並非我們刻意追求而得來,我們所做的只是跟著這裡的騎士跟路線建造者不斷的挑戰極限,我們也不斷的挑戰自己,最終這種風格的登山車款,成為我們金字招牌之一。基於現實,我們將產品數量維持在小而美的規模,專注力在我們擅長的產品,然後盡最大努力最到盡善盡美。


Willy Warren,Kona 的駐外銷售人員,1999 年在 Stinky Circa 上的華麗空中滯留。



Kona 車隊的車手,似乎都有十分獨特的個人風格,你是從哪裡找來這些怪咖的?

Jake: 其實就像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從基礎做起,我們十分關注青少年的車手,從中發掘具有天分或是有獨特風格的人選,加以培養。比如 Geoff Kabush 就是其中之一,幾乎我們所有的車手都是這樣來的,Tracy Moseley, Graham Agassiz, Steve Peat, Greg Minnaar。跟車子一樣,有一些喜歡騎車的年輕人,會自己想辦法作一些市面上沒有生產,但是卻好用的零件,或是在車上鑽洞好讓走線更完美或是不會干涉他作特技動作。這些意見跟修改,其實才是最貼近使用者的需求的,是單車設計應該思考的方向,而不是讓坐在電腦前卻沒有騎過車的繪圖人員來天馬行空作設計。所以我們很重視從車店反饋回來的各種意見跟批評,因為在車店的第一線人員,是最貼近消費者的。

Dan:我們的銷售人員都不是傳統的"業務員或推銷員",首先,他們都熱愛騎車,他們的工作就是跟同樣那些一樣喜歡騎車的客戶一起去騎車,然後在過程中了解產品的優缺點跟了解客戶的需求。由於這些銷售人員一直都在到處旅行跟不同的人騎車,在這過程中,他們會發現一些有天分的車手,這不是我們所預期會發生的,但是目前我們確實透過這種方式發掘了一些厲害的年輕人。



Double one eighty.
Kona 廠隊車手Graham Agassiz 在紅牛墜山賽中的一幕。



有任何計畫有重組世界盃的隊伍嗎?

Dan::我們之前有過 Fanbian Barel 跟 Tracy Moseley 幫我們打天下,但是養一支世界盃的隊伍實在太花錢了。


有很長一點時間,Kona 是惠斯樂登山車公園的主要贊助商,是甚麼原因讓你們終止了這個計畫?

Jake:一開始這是很完美的合作關係:惠斯勒有世界最棒的登山車公園,而我們製造最棒的登山車。兩者的結合看起來是理所當然。但是漸漸地,人們對 Kona 的印象從夢中情人變成了滿街跑的計程車,這不是我們想看到的結果,再者,我們所希望的理想狀況是,你是帶著自己心愛的車,來到公園,你了解而且熟悉這台車的性能,你能夠在公園裡盡情飆速。而不是你到租車站租了一台你跟它一點也不熟的車,你不熟悉車架的性能,你無法適應車況,這種狀況下,你很難在公園玩得盡興。所以當我們推出 Operator 碳纖版本時,我們不想要它變成計程車,另一方面為了達到這台性能,你必須搭配等級相當的零件,如果這意味著我們會失去部分的市場,我們寧願退出。


bigquotes漸漸的,人們對我們的產品的印象像是滿街跑的計程車,這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我們希望帶著Kona的車子驕傲的走進登山車公園然後盡情玩樂,而不是只是到公園去租一台跟你不熟的車。並不是說變成滿街跑的計程車或是增加能見度不好,只是這不是我們目標。所以我們退出了這個計畫,專心做我們想做的產品。



有甚麼產品你們希望它從來沒有被製造出來?

Pat:對我來說,我希望 Stinky 9 沒有發生過,雖然有這個市場需求需要一台強大的猛獸,但是結果做出來的是一個科學怪人。

Dr. Dew:我覺得不只一台呀! 但是這些產品都像是我的孩子一樣,它們都有自己的特色跟優缺點。這些年來我在產品設計過程中犯過不少錯誤,隨著經驗累積跟科技進步,我們也懂得如何避免同樣的錯誤再度發生,但是也因為科技的進步同時讓規格不斷的在變,總是會有新的錯誤在陰暗的角落等著在你不留意時絆你一腳。在多年後回想起來,覺得在除錯的過程才是產品設計中最有趣的地方,如果隨手一畫就生出一個完美的產品,那還有甚麼樂趣? 

Dan:我記得有一個主軸零件的配件設計是能夠不拆卸直接從外部加潤滑油,但是沒有密封效果可言,有一個店家打給我們說,他不知道要加多少才夠,所以一直加到潤滑油滿到後下叉去了。 還有Z-LINK誕生,我們都推卸不了責任,一開始我們覺得這個構想真棒,直到我們做出來上路騎了之後,我們意識到這個東西不該被發明出來。

Dr. Dew:就算你真的做出了很棒的產品,店家也不會親自打電話來鼓勵我們說: “你們的產品太棒了!!” 這從來沒有發生過。但是只要產品有一點點瑕疵,我們就等著被從消費者、店家、雜誌媒體、甚至根本沒有買過我們產品的人罵到臭頭。我們常常拿一個小故事來比喻: 一個工程師,也許要建造一百座堅固的橋,才會被人們稱為橋梁工程師。但是如果你的一生中只要”騎”過一隻羊,你就會一輩子被稱為……



Kona 的未來計畫是甚麼?

Jake:不多久以前,我們所習慣的產品生產週期是六個月。我們之前我們並沒有那種3年5年產品計畫、市場計畫的這種概念。 但是因為種種因素,我們必須跟著潮流做一些改變。加上現在的全球的局勢跟經濟體都跟以前不同了: 比如說產品困難度變高,生產週期變長,製造生產基地轉移,消費者的喜好等等,我們必須把眼光放遠,提前作計畫。印象中應該是五年前(譯者按: 原文發表於 2013 年,當時所說的五年前莫約是 2008 年),我們與工廠所熟悉的工作模式改變了,加上其他四個主要大的單車品牌開始製作高端產品,這是原本我們所專注的市場。由於他們的規模大,成本低,所以他們的最終價格也低。一開始它們的產品還不是很成熟,但是很快的他們的產品水準漸漸提升,而且價格還更有競爭力。面對這樣的挑戰,我們必須調整我們原本的策略,把眼光放遠,把計畫時間提前,提高對產品的要求。我們曾經有過太前衛的產品,當時其他零件還達不到現在的水準,所以前衛的產品就死在沙灘上了。我們也一直引以為戒,設計終究要面對現實,才能做出實用的產品。

Dr. Dew:在設計開發這方面,我們大部分時候是比較保守的,我們會要確認這是會發生的事情,我們才去做,所以變成有時候反而慢人一步。但是有時候我們有想的太遠,遠到人家無法理解認為我們瘋了。這些點子大多是來自公司裡的菁英及狂熱分子。

Jake:公司裡永遠有人提出新點子,這是讓我們保有活力的原因之一,也正因為如此,我們像一塊大磁鐵吸引著跟我們同樣有熱情的人想要加入 Kona 這個大家庭。熱情跟新點子就像是動力,源源不絕的不斷推著我們向前,相信我,有些人的點子我們還沒有機會採用呢。

Dew:我們還沒有打算賣掉我們公司。

Jake: () 沒有人會想要買下我們的公司,我們是一個詭異的組織,不斷吸引著怪咖跟怪物進來我們公司,但是我們會以這種特異的狀態繼續存在這個產業。



想知道更多關於Kona Bike的產品資料跟近況,請參考官網

原文 From the Top: The Kona Collective 由 Mike Kazimer 發表於2013年11月15日

Must Read This Week

3 Comments

  • + 2
 很高兴第一辆软尾车选择了Kona,cadabra 和我一起征服了北京周边所有的骑行路线
  • + 2
 很高兴跟jake,dan有过一面之缘
  • + 2
 点我相册即可查看kona中国车队照片/////

Post a Comment



Copyright © 2000 - 2019. Pinkbik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v56 0.018071
Mobile Version of Website